《成都,一个少妇的故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成都,一个少妇的故事- 第5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雪芸的父母一直随他的哥哥在上海居住,他的父母由于年事已高,难得回成都来。这里雪芸也可是无依无靠了。她曾经也有机会到大上海的,可她不喜欢快节奏感的上海,她更喜欢休闲的成都。
  我在电话本的最后一栏找到了他哥的电话号码,拨通了,我说,你是雪芸的哥吗,我是她以前的同学,这次从外地回来,我没有她的号码,你能告诉我吗?她现在在哪?
  他的哥哥说,她在成都上班,最后说了号码。我说,她没有来上海吗?他说,她要上班怎么有时间来,就挂断了。
  我不敢把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诉她的哥哥,她的家人知道后该是怎样的一种凡响?她的父母一定会晕死过去。
  我不明白雪芸为什么要贪污,挪用公款,而且不是一笔小数目,她需要钱吗?她没有发生怎样的变化,或是翻天腹水的变化,她的生活状况也没有改变呀!她要那么多的钱做什么?
  我没有找到答案,这是一个难找的答案。
  我第一次去了薛绍位于芳草西路的广告公司。
  他正在开会,他的女秘书把我带到会客室,泡了一杯茶说,薛总在会客,你等一会儿。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这间宽大的会客室,墙壁上贴着公司的宣传海报。茶几的下面有一挪文件,我翻开了,也是介绍公司的资料。
  我大致看了看,没有任何的兴趣,会客室的门前不断的有人经过。我坐了大约二十分钟,他的秘书进来给我的茶杯加水,说,你再等一会,快了。
  我靠在了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的身上搭了一件衣服,薛绍坐在我的对面。
  他说,你醒了。我说,昨晚没有睡好,特疲倦。他看着我说,我没有想到你会来,我刚才很忙,给一个上商家谈论合作的事。怎么想到来了?
  我突然忧郁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我来的理由呢?
  他一直看着我,我想他一定知道我有事求求助于他。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他这样的提问,似乎我就是出事的能手一样?
  我说,不是我,雪芸出事了,他挪用公款一百多万。
  他不太相信的看着我,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的?她把钱拿来做什么了,你是她亲密的朋友,你该知道呀?
  我说,她给我的邮件我才知道的,她逃了。我们怎样才能帮她?如果被抓住了,她的罪判得重吗?
  我们开始围绕雪芸的话题在谈,他告诉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找到雪芸,了解具体是挪用多少,在想办法来补起,金额少了,她定的罪就要轻得多。
  一个月都没有雪芸的消息,我担心极,我一方面希望她逃得越远越好,可以躲避法律的制裁,一方面我有希望她能自己回来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一直也没有陈毅的消息,我去过他们家,每次都是铁将军把门。到他的单位打探,说他在一个半月前就辞职了,具体去了什么地方大家都不知道。
  我不相信陈毅不回家,不回家他去哪?晚上十点,我想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
  我在朦胧的夜空中走着,一路想的都是雪芸的事情,她的逃亡生涯该是怎样的生活呢?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近段时间成了多事之秋了,飞机出事,煤矿出事,交通事故增多了,建筑工地上又死了人,跳楼秀不断的在上演等等,这些都是看得见的,还有看不见的很多悲剧性的东西被掩饰了。
  我按了门铃,一会就出来一个看上去有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出来开门了。她从上到下的打量我,问,找谁呀?
  我问,你是陈毅的妈妈吗?我是他的朋友找他,他在哪?
  我不知道陈毅,我也不认识,你找错人了。说完,她就开始关门了。
  我赶紧挡住门,我说,不可能吧,这房子是他的,怎么会呢?阿姨,你不要骗我,我找他真的有事。
  从里屋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再问,是谁呀?这个妇人说,不认识。
  面前出现两个陌生的人,我给愣住了,男的说,我们在半个月前通过中介公司买下来的,你说的那个陈毅卖给我们的。
  我下楼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们为何要卖房子,难道他们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吗?
  雪芸再给我的信件中为何没有提到陈毅?我不理解了,就像一团迷雾。我走神了,自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第三十六章 多事之秋之三
  那一天,很不寻常。我知道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雪芸被反贪局的干警抓住了,而且是陈毅报的案!
  我整个人惊呆了,这究竟是一处什么样的剧,陈毅为何报案,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布置好吗?雪芸的整个事件他都没有加入吗?
  我立马给薛绍打去电话,让他马上陪我到检察院去,我想知道真相。
  雪芸没有想到是精心为自己安排逃亡路线的陈毅把自己出卖了,反贪干警那么容易找到她,也是陈毅一五一十告诉的。
  再我们了解的资料中,我知道了一个更另我生气的事情,雪芸竟然写了这样的两个纸条,一个是借条:今借给陈毅40万。4月8日
  一个是收条:今收到陈毅的还款40万。9月21日。
  陈毅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雪芸的头上,我感到了爱情的可悲,曾经那么相爱的人儿,如今都各奔东西。印了那句话,夫妻本是同龄鸟,大难来头各西奔。
  雪芸经过恐慌的逃离生活后,她整个的人都变了,她说出了整个的犯罪事实。
  知道这个事实以后,我和薛绍都感到不可思意,雪芸挪用公款已经将近一年了,我们都没有发觉,她的一切行为都是那么的自然。
  我恨死陈毅了,如果不是因为他,雪芸也不会走上这样的道路。那个让我尊敬的他,表面是那样的温文而雅,内心却永远无法让人琢磨得透。我想他的心脏一定是黑色的。
  所有的起因都是因为陈毅在迷念麻将时在牌友的口中知道了一个地方有一种非法的投注足球赛双赢的地下赌博活动。他平时就喜欢看足球的他开始去赌博,很快不仅把家里的近十万元存款输光了,还借了好几万的高利贷。最后他把目光看在了雪芸的身上。
  他告诉雪芸他与朋友要合伙开一家装潢公司,还差十多万,希望她用工作之便,暂时的挪用一下,很快就还上。
  被爱情冲昏了头的雪芸,一直等待着陈毅的公司快点飞黄腾达,等来的确实债主的追债。
  当一切都真相大白后,雪芸又一次无奈的把手伸进了公家。这时的雪芸既担心又害怕,在陈毅的建议下她也跟着去赌球,也输了二十多万。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公款被自己这样的挪用了,陈毅又告诉她去抄期货,这样更好翻身。狗急都要跳墙的雪芸也麻木了,他听从了陈毅的摆布,自己没有了任何的思维,一夜之间几十万就抄掉了,陈毅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让雪芸一步做到位,在向单位伸手,做了最后的逃离计划。
  雪芸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后,整个人都崩溃了,他们无法接受雪芸的所作所为,整个的过程都没有参与,他们恨她。
  她的哥哥在我和薛绍的劝说下终于拿出一部分的钱,也用了自己的一些关系,力求给她最地的罪刑。
  我也很快的把书吧转让出去了,所有的钱都拿去补雪芸的公款。这时的薛绍依旧是一副热心肠,他也从自己的公司拿出一些钱后,尽自己的力量帮助雪芸,使她少坐几年的牢。
  人民法院依法对雪芸案进行了判决,雪芸挪用资金罪、贪污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
  法院宣判的当日,雪芸押出法庭时,她的目光一直向前看着,没有看我们任何人,最后上了警车。
  警车鸣叫着开走了,雪芸愣愣地望着警车开走的方向。
  我望着雪芸的哥哥,他的眼圈也红红的,我知道他的心里与我们一样,同样是难过到了基点。
  我们望着她渐渐地远去,眼泪早已挂在了我的脸上。
  第三十七章 追你到天边
  寒冷的冬天终于过去了,迎开新的春天。楼下的芙蓉树开除了诱人的花,接着,桃树,李树也长出了新的枝叶。
  我已经把薛雅书屋转给了梅婷,自己成了专职的网络写手,也有更多的时间与儿子呆在一起了。
  生活开始了真正的平淡,或许平平淡淡才是真。
  星期六我带着盼盼到西南购书中心去看书,他让我给他讲《一千零一夜》。
  这里的人很多,大都是家长带孩子在一个地方看书。我给儿子讲的同时,感觉自己又开始在走一个童年,我在童年失去的童话故事现在也是一个‘补偿’。
  盼盼突然说,妈妈你的电话在响。
  我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接了,是薛绍的。他问,你在哪?我说,在给儿子一起看童话书呢,你要看吗?他说,那好啊!从温童年。我说,诶,找我有事吗?他忧郁了一会说,我准备去广州。
  盼盼在一旁问,妈妈谁来的电话。我给他打手势,让他到一边去,别打扰我。他老是不放,说,我要听。
  我把电话给他,他只管在喊,叔叔,你好久没有来看我了,我想你,我和妈妈在购书中心呢!
  我接过电话,问,你去多久?他说,我准备到那边去看看情况,好,就到那边去发展。
  突然听到他要离开,我的心里有种很难受的情愫。他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我说,只要你认定的就去吧,不过你这里的广告公司怎么办?好不容易走上正轨,你不觉得可惜吗?
  他在电话那头笑了,说,我走之前会安排好的,只是你们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盼盼还可以吧!他真乖!
  一阵心酸向我袭来,我的身边的人都走了,儿子才是我在这个世上最近的,最亲的人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在电脑前开始在写另一本网络小说了《一个女人的生活方式》了。
  外面有了急促的敲门声,我一边打字一边喊,谁呀!
  我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骂,疯子。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yabo2018客户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