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三娘-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裁徽蕖?br />   不过守财提到萝卜,三娘倒是乐了,心说狗屁九五之尊天下之主,原来就是个穷命,赶明儿给他扔萝卜地里头去,让他吃够了,想到那变态趴在萝卜地里拔萝卜啃萝卜的情景,三娘忽然想起了兔子……
  三娘自己在心里YY够了,又问守财:“那,呃,皇上还说了什么?”守财眨了眨眼:“万岁爷还说,以后就偏劳姑娘了。”
  三娘愣了一下,还没明白这句话啥意思,就听外头一阵喧闹,接着就见孙嬷嬷忙着进来道:“姑娘快着出去谢恩,万岁爷让喜公公送了赏赐过来。”
  三娘却没她这么激动,经过小花的事儿,她算彻底明白那变态就没好心眼子,不会赏自己想要的金银珠宝,不定又是什么要吓自己的东西,那变态的恶趣味令人发指,不过,她可拗不过孙嬷嬷,白等给这帮人弄了出去。
  看见院子里的阵仗,三娘不禁有些皱眉,心说还是组团来的,这是赏赐啊还是打狼啊。
  院子里陈二喜打头,后头跟着八个小太监,两人抬一个笼子似的东西,院子里虽掌了灯火,笼子外头却罩着黑布,看不见里头是什么东西,离得近了,却能听见嘶嘶的声音,三娘顿时有些毛骨悚然,盯着那几个笼子咬了咬牙,心说,那变态不是给她送了四笼子蛇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能爬起来了,好几年没生这么大的病了,亲们久等了,今天还有一更,明儿也双更,虽然没补回来,欣欣向荣尽力啦!!


☆、第 17 章

  陈二喜让人把遮着笼子的布弄开的时候,三娘在心里又骂了不下一万遍变态,变态,死变态,那笼子里嘶嘶吐信子的蛇头,都不知道有多少条蛇,大约估计怎么也得上百。
  三娘这会儿忽然明白了刚守财那句以后偏劳自己的意思,合着那个变态是吃上瘾了啊,这才送了这么些过来,果然,陈二喜传了变态的话儿,原话比较不像人话,三娘理解的意思就是,变态吃上瘾了,明儿开始每天做一道蛇肉送进宫去,另外还赏给她一篮子萝卜花儿。
  先开头三娘看到那篮子萝卜花还高兴了一下,说到底儿,三娘是个女人,还是个喜欢臭美的女人,哪有不喜欢花的,尤其现在这个时候,深秋都快过去了,百花凋零,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忽的看见一篮子鲜花,而且啥花都有,三娘能不喜欢吗,可拿起来才发现是萝卜雕的,三娘顿觉这肯定是那变态恶意捉弄自己。
  眼珠子转了转,想出一个主意,陈二喜从宫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篮子萝卜花,等他回去的时候,手里的篮子是没了,换成了个白瓷罐,里头是什么东西,陈二喜比谁都清楚,因为是他亲眼看见,武三娘把那一篮子萝卜花一朵一朵给弄碎了,撒了盐,腌成了咸菜,她自己留了一些,剩下的都装进这个他现在正抱在怀里的白瓷罐里,让他带回来,说皇上吃了蛇肉太油腻,配着这个刚好。
  陈二喜这一路都在琢磨,皇上这一番好意送去的萝卜花回来变成了一罐子腌萝卜,会不会龙颜大怒之下,把自己给治罪了,可都成这样了,他能怎么着啊。
  陈二喜抱着罐子进了乾清宫后殿,到了廊外,他徒弟小德子忙着迎上来低声跟他道:“万岁爷正瞧太医院送过来的医案呢。”
  这一句,陈二喜就明白了,万岁爷这心里头还是惦记着武三娘呢,陈二喜都快怀疑武三娘修习过什么媚术了,不然,怎么一回就勾的皇上成了这般,简直就跟魔怔了似的。
  里头文帝听见他的动静,隔着窗子问了一句:“可是二喜回来了?”陈二喜哪敢怠慢,忙抱着罐子进去,文帝斜斜的靠在炕上,边上小太监跪在床边儿捶着腿,见他进来略瞄了一眼,目光落在二喜怀里的白瓷罐子上闪了闪,放下手里的医案,指了指他怀里:“你抱着的甚物件?”
  二喜忙道:“回万岁爷的话儿,是武姑娘给万岁爷献上的咸菜,说,说……”二喜连着说了两个说字,最终没敢把三娘的原话说出来,而是说:“说让万岁爷尝个新鲜。”
  文帝一听轻笑了一声,坐起来道:“你拿过来我瞧瞧,到是什么稀罕的咸菜?”
  二喜战战兢兢把罐子放到炕几上,打开来,文帝就着案头的犀角灯,往里这么一看,不禁笑了起来:“指定是那丫头嫌弃朕赏的是萝卜花,故此腌成咸菜来泄愤,倒是朕忘了,她原是个女孩儿家,我记得去岁万寿节的时候,番邦进贡了一匣子玉石花儿,新奇精巧,你去寻出来送去邹府,这罐子腌萝卜留给朕早膳配着粥吃倒好。”
  从寝殿出来陈二喜摸了把额头的汗,心里不得不佩服武三娘,这真不是一般的运气好,把皇上赐的萝卜花整成了腌萝卜,要是别人估摸就是死罪,可搁她身上又得了一回赏,且这回万岁爷赐的物件儿可真算金贵东西,那一匣子玉石花自打进到宫里,万岁爷连一朵都没赏过人,前半年时候,有个得过几天宠的宫女,瞧见万岁爷把玩,大着胆子张嘴讨赏赐,赏赐是没讨下来不说,跟着也失宠了,落个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今的武三娘就凭一罐子腌萝卜就换了一匣子回去,万岁爷这是真瞧上了不成!
  陈二喜前脚走,文帝就有点挺不住了,想着三娘那温香暖玉的身子,燥火嗖嗖往上冒,要说以往他也不是这么急色的性子,可自打幸了三娘,就跟上瘾了一般,说茶不思饭不想是瞎话,这时不时的就惦记惦记却是真。
  文帝自己都不大明白,到底儿三娘哪儿这么让他撂不下,可他就是喜欢,喜欢她在榻上那股子精神不服输的劲儿,让他头一次觉得,自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天子,而是个男人。
  其实床榻之上,要是还分个尊卑从属,便云雨乐事也未免无趣,三娘虽说姿色寻常了些,可那身子,一经在怀软弱无骨,瞧着虽弱,力气却不小,自己折腾她,她也不吃亏,非得咬一口找补回去,殊不知,这种床榻之上的你来我往才有意思,自己过往这些年倒真白活了。
  只一样不大对自己的心思,想来是武家败落,寄人篱下那丫头不定受了多少委屈,熬的身子骨弱成了这般,不禁折腾,刚他招了王升来问,王升虽未直说,却拐弯抹角的跟他建议,若想长久,房,事上还需节制,免得损伤了身子,以后想养也养不回来。
  文帝着实也不知对武三娘的兴致能维持多久,但有一点儿他是清楚的,目前他还没腻,只要他没腻,适当的宠宠她也说得过去,说到底儿也是为了自己能折腾的更痛快,故此决定先忍几日,等那丫头养的差不离了,好好折腾个畅快淋漓岂不痛快。
  文帝这念头一起,三娘得了几日难得的清净,本来她还真有点儿怕,谁让个变态惦记上能不害怕啊,尤其这个变态还权势滔天,她不怕跟他过招儿,可真到了床上,就凭三娘如今这体力,能使唤出的招儿也就是咬上那变态两口,可如今三娘也算想明白了,那变态根本不怕,说不定,还当自己咬他是情趣儿了呢,要不然,能这么来神儿的折腾自己吗。
  这一晃七八天,变态皇上不见影儿,三娘不由就放松了 ,在有意识的锻炼下,三娘算真正缓过来了,小脸儿红扑扑,身上也长了点儿肉,这一长肉,皮肤更透白水灵,瞧着都跟能掐出水儿来似的。
  所以当文帝揭开帐子,瞧见里头睡得呼哈呼哈小猪一样的水嫩的丫头,馋的差点儿垂涎三尺,那股子忍了七八天的欲,火,嗖就冲了上来,撩开被子,就上了榻,把三娘搂在怀里折腾上了……
  三娘晚上吃了不少,怕自己再胖下去瘦不下来,自己本来长得就不多好看,回头再整成胖子,可就一点儿资本都没了,再说她还想着以后,找个自己中意的男人过日子呢,这身材还是蛮重要的,顾虑到以后的幸福日子,三娘晚上多跳了会儿绳。
  跳累了这会儿正睡得香,谁知道就把变态招来了,她都快忘了那股子疼劲儿,给这变态一下子给唤醒了,她睁开眼就看见熟悉的一幕,变态按着她已经干上了,把三娘给气的,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想着回回这么着也不是事儿,这变态每次都跟要弄死自己似的下狠力气,自己要是跟他对着干的话,咬他是不顶用的,而且,想反抗他就得先让他先放开自己,这么按着自己,自己动都动不了,还反抗个屁。
  想到此,三娘忍着疼,举起手臂来圈住文帝的脖子,他这破天荒的配合举动,弄的文帝龙心大悦,为了表示自己的高兴程度,他低下头去亲她的小嘴,可刚一沾上武三娘的小嘴,就感觉武三娘绵软香,糯的小舌,头嗖一下就钻进了自己嘴里,然后就缠着他的舌,头开始蠕,动吸,允,忽左,忽右,或深,或浅……
  勾的文帝心里直痒痒,想捕住它的时候,就给它缩了回去,文帝那股子欲,火越勾越旺,按着三娘粗喘声如擂鼓,嘴里不住的道:“亲亲三娘,朕知道你想朕了,乖乖的给朕个爽利,朕有赏……”武三娘心说我是想你了,我想你死是真的,就算给老娘金山,这么折腾老娘也不成。
  却知道他已经上勾了,遂在他耳边软着声儿道:“你折腾的人家身子疼呢?”她这么说着,文帝倒乐了:“回回你都闹疼,朕倒不知真假了,便头一回疼,这都第三回了,怎还疼,可见是口不应心的……”说着更来劲儿的狠动了两下。
  三娘疼的直咬牙,心里骂了他几百句,嘴里却道:“奴与旁人不同,万岁爷若肯怜惜,且放开三娘,三娘自寻个旁的法儿伺候万岁爷可好?”
  文帝刚尝到了甜头,琢磨这丫头说不定真有更销魂的手段,便真放开了她,三娘一得自由,翻身就把文帝骑在身下。,
  三娘骑着文帝,心里有股子说不出的爽快,估摸能把皇上骑在胯下的,她也算开天辟地头一个了,就算死都值了。
  不过,光骑了还不解恨,她一伸手抓了文帝的腰带在手,对文帝绽开一个笑容:“万岁爷既有兴致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yabo2018客户端 加入书架